本次《清隽明朗——明清古典家具精品》专场,五十余件拍品可大致分为三个篇章。一是色泽沉穆的紫檀家具和髹漆家具;二是黄花梨明式家具;三是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简氏家族后人的收藏专题。


黑漆百宝嵌婴戏图官皮箱,尺寸是37×29×39.7 cm,官皮箱通体髹黑漆,运用玉石、琥珀、朱砂、螺钿、青金石等百宝嵌工 艺镶嵌婴戏图,富观赏性。盖顶镶嵌喜上眉梢花鸟图,箱门为婴戏图, 庭院中五位童子嬉戏,周围有芭蕉、柏树、赏石;底座饰一周拐子龙纹, 正中为一枚寿字。门上镶嵌花瓣形合页、面叶和吊牌,铜活璀璨,其上皆錾刻花卉纹,工艺精细,与描金纹饰有机融合。


黄花梨券口靠背玫瑰椅,56.5×42.5×86.5 cm,玫瑰椅黄花梨制,在靠背和扶手内、距椅盘约二寸的地方施横枨,枨下加矮老。靠背在横枨和外框所形成的长方形空格中,用板条攒成浮雕拐子纹的券口牙子,沿边起灯草线,其余光素无饰。搭脑及扶手采用挖烟袋锅榫与椅子腿相接。座面以格角榫攒边,四框内缘踩边打眼造藤编软屉,边抹至底压线。正面椅盘下安洼膛肚牙板,其余三面安光素刀牙板。腿足外圆里方,侧脚显著,之间安步步高赶枨,正面脚踏枨和两侧管脚枨下又安刀牙板。此椅结构疏朗,造型柔婉。

黄花梨梳背卡子花玫瑰椅,50.5×43.8×90 cm,这种椅子因其后背和扶手之内都装有形似梳齿的直棂,故又被称 作称“梳背椅”,在结构上借鉴了竹制家具的特点,文人尚竹,寓意虚直有节,因此清早期十分流行竹制家具,并且有许多其它材质的仿竹家具面世,由此可见家具与时尚的契合。